哪里有需要,家扶就到那里!

2020-06-25

哪里有需要,家扶就到那里!

涓滴关怀,守住幸福

创建一对一认养制度

许多如今在各领域崭露头角的杰出人士,歌手彭佳慧、时装设计师古又文、中华职棒Lamigo球员林智胜、传道人林庆台等,都曾因为家扶的认养计画,在最需要的时刻被扶一把,进而走出精采人生。

家扶基金会「无穷世代」的募款记者会上,媒体的镁光灯闪个不停。知名歌手彭佳慧,义务担任这个活动的公益大使。

台上,十二岁的小雯,娓娓分享自己的故事。

小雯的父母离异,她和弟弟跟着妈妈生活,经济非常拮据。每天放学回家,她总帮着妈妈做各种家庭代工来贴补家用,例如,缝鞋子,但每缝一双只能赚到七块钱,她为了多做一些而熬夜赶工,导致头皮毛囊生病。

小雯妈妈非常心疼,紧紧握着小雯贴着胶带的手,却也一筹莫展。碍于家里经济,对音乐有兴趣的小雯,也没有钱去学钢琴。

台下有「铁肺歌后」之称的彭佳慧,听得热泪盈眶。小雯的背景,几乎就是她小时候的翻版。

支撑彭佳慧一家人生计

近年演艺事业再攀高峰,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彭佳慧的父亲早在她五岁时即已过世,出身屏东六堆的她,从小和妹妹由务农的阿公、阿嬷带大。当别的孩子下课后都在玩乐,彭佳慧却得要在田里帮忙,除了除草,还得到莲雾园扫叶子,得空时就帮忙製作代工品、剪皮包线头、捡毛豆、贴钢琴黑白键,以贴补家用。

那时候的彭佳慧,已经对音乐非常有兴趣。住在附近的伯父为孩子买了一架钢琴,堂姐一弹琴,彭佳慧就忍不住躲在角落偷听,结果被伯父发现,伯父不耐烦地赶她走:「回去!回去!不要在这边。」

彭佳慧只能依言离开,可是趁伯父没注意,她一转身又溜回去。

回家后,她天真地告诉阿嬷想学钢琴。阿嬷无奈地说:「学钢琴一个月要七百块,都没饭吃了还要学钢琴。」

不过,彭佳慧没有自我放弃。高中时期,她最多甚至还曾同时打三份工,以赚取学费及生活费。高三那年,她更北上参加「金曲龙虎榜巨星之声模仿大赛」,获得冠军。

在物质匮乏的家庭困境下,屏东家扶中心发放的扶助金,对彭佳慧一家来说弥足珍贵,每逢扶助金发放日到来,小小的彭佳慧总要骑上三十分钟脚踏车,兴奋地前往领取这笔能够帮助家计的补贴。

回顾这段童年过往,彭佳慧曾经在媒体上感性表示,「家扶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给我很大的力量。」

「认养制度」不只支撑了她一家人的生计,社工老师、认养人的鼓励,更是陪伴她成长的动力。

如今在演艺圈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后,彭佳慧十分投入公益活动推广,透过家扶基金会认养了好几位贫困儿童。

认养制度这曾经帮助过台湾无数孩童的创举,主张儘量让孩子留在原生家庭,在父母的关怀与照护下成长;透过国内、外认养人的定期捐款,让受到认养的家庭与孩子,每月收到一笔扶助金。

这笔扶助金的数额儘管不大,但在长期资助的情况下,却能弥补公部门社会福利政策的缺憾与不足,协助有需要的家庭渡过难关,让孩子顺利成长。

资深家扶人、中山医大助理教授翁慧圆解释认养制度的好处,「最好的一点,就是能让资源细水长流,因为认养人知道自己的善款实际帮助了孩子,彼此也可以有互动;在产生认同感的基础下,会让捐款一直延续。因此成功推广认养制度,绝对是家扶基金会成长必要的基础。」

敞开幼小林庆台封闭的心

看过史诗长片《赛德克.巴莱》,你绝对忘不了林庆台的眼神。林庆台是宜兰家扶中心第一代认养童,在认养计画中接受多年的协助。

这位出色的素人演员,不但是台湾基督长老教会福山教会传道人,放下演员的光环后,近年他也来到新店偏乡,想要帮助失去存在价值感的泰雅族人,重新拾回自信。

「童年的回忆很美好,我们每天起床便拿着外公做的弹弓,到处去打鸟,也有很多陀螺等童玩,可说真的无忧无虑,」林庆台回忆儿时生活说,在山上的部落过着耕作生活,其实体力劳作并不辛苦,但要到学校去学习汉人的语言与文化,还要忍受欺压,这点才辛苦。

林庆台的父亲是泰雅族人,也是原住民开拓基督教传教的先河,足迹不限宜兰等台湾北区,也遍及台中、桃园等泰雅部落。因为做事很认真,成为族里的出名人物,林庆台小时候也会与父亲越过桃园、新竹的高山,穿山越岭到处徒步去传教。

一九六六年,他的父亲因为过度劳累、营养不良,不幸肝癌过世,那时林庆台才只有五岁。他不久就随着母亲、弟弟和两个姊姊搬到宜兰南澳,与外婆住在一起。

父亲过世后,母亲接下传道职志,因此很忙碌,多半是由外婆帮忙照顾孩子。一九六九年,他成为宜兰家扶中心第一代认养计画受助童,一直受扶助到国中二年级为止。

林庆台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加拿大的认养人,成为林庆台与姊姊的「乾爸爸」、「乾妈妈」。这些异乡善心人士会从远方捎来照片,圣诞等节日也会专程寄卡片与礼金给孩子们,为他们带来不少温暖。

对那时的林庆台来说,收到礼物很开心,但只有写感谢回函,成为一件苦差事,因为他一直到国小五年级,才会写自己的名字,被强迫学习汉人的语言与文字,对他来说并不是愉快的经验。

不过,孩子们只要有陪伴与关爱,就很容易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。一开始,看到外面世界的人来访视,部落孩子很害羞,心里有点害怕,也不太懂得说国语。一直到接受家扶协助一年多后,这些大哥哥、大姊姊到部落里举办营火晚会等团康活动,孩子们才慢慢知道,这群人想来帮助他们。

林庆台记得,他曾随着家人到过宜兰家扶中心、参与宜兰所举办的活动。当时交通不发达,部落生活也很封闭,因此进出部落都以步行为主。从林庆台居住的部落到宜兰市,早上八点出发,要傍晚四、 五点才会到。

不过最让林庆台开心的,就是家扶中心所发放的物资与认养扶助金,「他们总是会拿孩子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们,包括衣服与鞋子等,一打开就非常惊喜,穿上后也觉得很光荣,期待着下一次的礼物,心里很感恩。」

林庆台回顾,曾收到认养人新台币六、七元的礼金,以当时物价来看,一角就可以买十颗糖果,因此在孩子心中,也是不小金额,「我母亲会帮孩子添购铅笔、橡皮擦等文具,偶尔也会买一些糖果与冰棒,让孩子开心一下。」

林庆台感性回忆过往,格外钦佩家扶中心的一点是,儘管早期环境如此艰困,但家扶中心社工老师,在辛苦中还能坚持下去,从来没有放弃,数十年如一日,在不同时期,还能有不同的成长与成果,「这也是家扶能一直到现在还成功的原因。」

摘自《爱的先行者》

Photo:vastateparksstaff, CC Licensed.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扩展阅读